宝鸡市委宣传部   宝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主办 中国文明网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时间:2018-03-05   来源:宝鸡日报

  2015年12月,谁也想不到,眉县横渠镇横渠村秦永宁的丈夫赴贵州打工时身体出现严重不适,突发心脏病,最终没能抢救过来。而当时为了给丈夫看病和料理后事,秦永宁向亲戚和街坊共借款 13万元。丈夫去世后,秦永宁凭着一双勤劳的手,毅然承担起照顾儿女和偿还13万元债务的重任。至今两年多时间过去了,她已经还了 8万余元。她说,明年春节之前,就能还清全部债务。

  2月15日,农历除夕,万家灯火团圆时,眉县横渠镇横渠村49岁的贫困户秦永宁擦拭了丈夫的遗像后,正准备和一双儿女一起看春晚。然而,秦永宁怎么也没想到,儿子严浪浪这天晚上却和她发生了多年以来少有的争执:“娘,你是个女人家,再这么拼下去,身体垮了咋办?”“不拼,13万元债咋还?人要有良心哩!”“我爸走了,我和妹子就剩你这么个娘啦!”儿子红着眼圈,一拳砸在墙上。良久,走上前来,拥抱着早已泪流满面的母亲。

  ……

  近日 ,记者见到秦嫂时,眼前的她衣着简朴,双手骨节粗大,布满老茧。这两年,“13万元”像巨石一样压在她的心头,像猛兽一样卧在她梦里。然而,谁能想到,两年多时间,她一个女人家硬是凭着双手还了 8万余元债务。村里人说,“秦嫂说话顶天立地,这些年就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也吃不下这苦哩!”

  “娃他爸走了,债不能瞎!”

  时间回到 2015年初冬。再过一个多月就到春节了,秦嫂家刚刚盖起新房,她打心眼里高兴。是啊,丈夫严航洲勤劳肯干,她与丈夫一起,不但把家里 3亩猕猴桃和 4亩红李子伺候得树壮果美,而且丈夫有水电工手艺,农闲时节,又能打些零工。儿子正在上大三,女儿上初中学习也不错,怎么看,一家人“前景”和“钱景”都不错。

  12月初,严航洲决定再去贵州省安顺市打年前最后一次工,这次工作看起来很轻松,去当地一家果园为果树修剪冬枝。秦嫂有些担心贵州海拔高对身体不利,临行前一再叮咛丈夫“身体第一”。然而,严航洲只是笑笑说:“我一个老爷们还照顾不好自己?”是啊,这些年,他到新疆、陕北等地都务过工,从没出现过意外。

  12月 16日,一个电话,改变了秦嫂乃至一家人的命运。“秦嫂,快筹钱,快筹钱,航洲心脏出问题了,正往贵州省医院转院抢救哩!”那天晚上 9点多,电话里传来丈夫工友急促的声音。秦嫂脑袋嗡的一声,不知所措。她取出家中所有的积蓄,又连夜找亲友和街坊借了近 10万元,生平第一次坐飞机飞向贵州……

  抢救室的灯灭了,身上插满管子的丈夫被推了出来。医生告诉秦嫂,他们尽力了,她的丈夫严航洲是心脏出了大问题,而且这种病潜伏期很长,而贵州的高海拔和连日劳累很可能是发病的诱因。

  凌晨,严航洲永远地闭上了眼睛,秦嫂的天塌了。回到眉县老家,秦嫂开始打理丈夫的后事。贵州的雇主打来电话,愿意支付秦嫂5万元赔偿费,但条件是“先下葬”。然而,当几近崩溃的秦嫂办理完丈夫的后事后,雇主的电话却再也没能打通。这意味着,秦嫂不但失去了丈夫,同时为给丈夫看病和办后事总共背负了13万元外债。

  丈夫走了,秦嫂抱着儿子、女儿哭成了泪人。可她又能怎么办呢?一双儿女还读不读书?家里的 7亩果园,没有壮劳力,一个女人家怎么支撑?还有借下的 13万元债务又怎么还?……擦干眼泪,秦嫂心里较着劲:“娃他爸走了,债不能瞎!”

  “女人照样是顶梁柱”

  借钱给秦嫂的都是亲戚街坊,秦嫂从心里感激他们。亲戚当面说:“你一个女人家,能抚养大一双儿女就成了。”街坊捎来话:“这钱是为了航洲借下的,老规矩,人死债消。”当然,也有人嘀咕着:“一个女人凭啥来还债,这钱算是打水漂了!”

  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情,秦嫂心里清楚,别人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,必须还,还要尽快还,因为“我一个女人家照样是顶梁柱”。“顶梁柱”不好当,为了这句硬气话,在随后的日子里,秦嫂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。

  7亩果园,即使是一个男人家也不敢说凭着一己之力能管理好。尤其在这两年,果贩子到地头收果子,人手一个卡尺测量果径,好果子价钱蹭蹭向上涨,小果子却无人问津,价钱也很低。秦嫂“伺候”果园的办法很简单,就是比别人起得更早、干得更多。

  农忙时节,秦嫂每天凌晨 5点就起床了。一袋化肥 50公斤,她咬着牙拽进果园,天不黑透不回家;临近中午,村里炊烟袅袅,她蹲在果树下拿出凉馍馍,就着水壶里的水一口口往下咽;冬季剪枝,她爬上爬下,硬是不请一个帮工,只为省下一天几十元的人工费……

  2016年秋天,秦嫂种植的猕猴桃和红李子成熟了,一个个果实压弯了枝条。果贩子出高价将秦嫂果园里的果子全部买下,数着手中的一张张百元大钞,秦嫂觉得:还债有盼头了,日子有奔头了。

  这一年,秦嫂还了4万元外债。每到一家去还债,她都会愧疚地说:“还迟了,多担待。”对于还没有还上钱的,秦嫂亲自上门,请他们放心。很多亲戚和街坊拿着秦嫂的还款一个劲儿地宽慰她:“日子还长,别太苦着自己!”

  虽然别人这么说,但秦嫂丝毫不敢放松。有一次,儿子严浪浪给妹妹买来一只烤鸭,不过 30多元,秦嫂却破天荒发起了脾气,数落得儿子几天抬不起头来。

  我要用自己的双手摘掉穷帽子

  秦嫂明白,只靠地里的活儿,还债太慢了,必须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去挣钱。然而,她一个农村妇女,一没学历二没手艺,地里的活儿又让她不能外出打工,怎么办?通过帮扶干部联系,她来到横渠镇中心小学帮灶。

  每天天不亮,秦嫂就出门了,来到学校食堂里,洗菜、扫地、烧水……秦嫂忙得脚不着地,似乎总有使不完的劲儿。

  就这样,通过帮灶,秦嫂每月又能多挣1000元。不久前,学校放寒假了,食堂也暂时不用帮灶人员了,她又来到镇上一家规模较大的超市上班,搬菜、上货、拉板车……一直干到大年三十,连续十多天,每天能挣 70元,这又是 1000多元。

  就这样,秦嫂如同一台“永动机”,一刻不停歇。在她心里,能早一天还上债是自己最大的心愿。 2017年底,她又将辛苦攒下的 4万多元还了。

  2018年春节,她很开心,因为她相信,凭借自己的双手,到明年这个时候,就能还清全部外债。在她眼里,两年前借给她钱的亲戚街坊都是恩人,政府也是恩人。“这些年,政府帮了我不少哩!我要用自己的双手摘掉穷帽子。”秦嫂掰着指头算了一笔账:女儿上学,每年能享受贫困寄宿生生活补助 1250元;全家三口,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全部免费;逢年过节,帮扶干部时常来慰问走访;去年腊月,政府还组织了专业人员,免费给她家的猕猴桃果树进行剪枝……

  如今,秦嫂的儿子严浪浪很争气,已经在陕汽集团一家零部件配套企业找到了工作,除了日常开销,所有的工资都寄给了母亲。在女儿严格瑶看来,今年春节里母亲比从前“勇敢”了很多。以前,母亲总是默默地看着父亲的遗像落泪,甚至都不敢拿起遗像擦拭上面的灰尘,但今年,母亲的笑声多了,过年时还亲手将父亲的遗像擦拭得干干净净。尤其在大年初一这一天,母亲还把她和哥哥叫到身旁,郑重地叮嘱他们:“孩子们,你们记住,钱有还完的时候,但恩人的帮助绝不能忘!”(记者 孙海涛)

责任编辑:谢蕊


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