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鸡市委宣传部   宝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主办 中国文明网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时间:2017-07-14   来源:宝鸡日报

  今年68岁的李春林是个土生土长的“老宝鸡”,二十多年来,他通过实地勘察寻访,亲手绘制市区地域简图60多幅,拍摄图片500多张,并配写了十多万字的文字解说。这些文字、照片和手绘图,成为研究老宝鸡风土风貌和文物遗址的第一手资料。

  平面图缩影宝鸡城区

  “民国时期宝鸡还是个县城,宝鸡县城区域相当于现在的渭河北市区段,包含城关镇、新市镇和河滩镇三镇。”李春林指着一幅手绘的平面图说。

  这是一幅反映民国三十六年(1947)老宝鸡的三镇分布图。图中三镇区域用三种颜色区分,陇海铁路贯穿城区。可以看出,城关镇区域是县城的主城区,三面城墙围护,向南接陇海铁路,向北凸出的部分和北坡的八角寺相连。其区域范围相当于现在的中山西路和西关一带。

  城关镇东邻是新市镇,“新市镇”,顾名思义,是主城区向东发展的区域,东扩的原因显然和铁路有关。该区域包括车站所、中山东路、龙泉巷、马道巷、敦仁堡等地,向北就是北坡的金台观和金台村。从地图上看,新市镇的镇域面积大有超过城关镇之势,说明经过陇海线11年发展,老宝鸡无论城建设施、商贸布局和人口分布,都在向东扩展。其中我们宝鸡年轻人不太熟悉的一些道路名字,在图上都有标识:像二马路、三马路和四马路,还有三民街。二马路即现在的曙光路,三马路即沿引渭渠边的那条路,三民街即现在的中山东路下坡的那一段,等等。

  陇海铁路线以南、渭河以北的大片区域即河滩镇,这片区域建在一片河滩地上,东至杨家庄,西边是水塘,区域位置相当于现在的经二路和新建路一带。从图上可以看出,此区的特点是地广而布局分散,显示一种因地理条件所限而逐渐开发的状态。但是,紧挨着车站所(即火车站)的难民住所说明,随着大量外地人涌入,河滩镇曾是民国时期许多外省人的避难所、聚集地和安乐园,这片区域先后成立了中心市场、劝业市场,毗邻铁路的炭市街说明这里商贸物流的活跃度,演艺场所在的平民路,即现在的新民巷,多年前,这里是百姓娱乐的天地,汇聚了不少艺人落脚,成为卖唱、杂耍、魔术、茶艺的乐园。像镇南沿河的社会新村、复兴新村和林春里,这些地名现今已经相当陌生了,可能是政府为安置难民,在渭河边开发的新居所。另外,据李春林介绍,南北向的中正路即现在的汉中路;东西向的一条小路林森路即现在的新建路,是最早的木材市场。这两条路,都以当年的民国党政首脑人的名字命名的。

  “宝鸡现在的城区面积已扩大到代家湾,市民买房有的买到了更东的卧龙寺,渭河南边更是发展到东高新区,但不管怎样发展,老宝鸡就在这三镇上,这张图就是老宝鸡的缩影。”李春林说。

  手绘再现陈仓故城地貌

  宝鸡古称陈仓,陈仓城的遗址在哪里?李春林通过史料研究和实地勘察,用普通的钢笔,为我们绘制出一幅斗鸡台隧道和陈仓故城简图。

  如图所示,汉陈仓故城遗址形似一只扁平宽圆的鸭嘴凸出于台塬,其东西两翼各有一条深沟,西沟侧面的坡地是一片乱坟冈,东沟出口处的缓坡地带是代西村,代西村地处代家湾仰韶文化遗址区,村北面的高阜地有城垣相连,城垣相连的这块区域是秦代陈仓故城遗址区。著名的斗鸡台铁路隧道,就从鸭嘴两侧的两个豁口里穿过,而隧道上方的崖面,正是汉陈仓故城遗址。

  这幅简约的地貌图,勾画了三个相连的文化遗址,反映了发生在宝鸡的跨越几千年的历史故事。史载,2000多年前,秦国的东拓者秦文公,在此地偶得一块“陈宝”石,他于此地修建陈宝祠,希望这块由鸡鸣神幻化出的奇异石头能给秦国带来国运,宝鸡建城之基正是从陈宝祠开始的;1000多年前,魏将郝昭为抵御蜀汉诸葛亮的侵犯,在秦陈仓城西南不远处,又打造了一座新城,新城高踞凸出的鸭嘴之上,城下不是滔滔渭水就是令人寸步难行的沼泽地,两翼的深沟左右环护,形成两道天然的护城河,让神机妙算的孔明先生望城兴叹,铩羽而归,从此陈仓城成为坚城的代名词;90年前,盗墓军阀党玉琨拐着他那不太灵便的腿脚,指挥他的盗宝大军,钻进故城脚下的秦汉墓葬群里疯狂盗挖,造成无数国宝流失,给宝鸡留下了永远的痛;几年后,新修的铁路穿洞而过,古城安然无恙,爱国民主人士杨虎城、邵力子在隧道口题字,以示对工程的肯定,题字石额保存至今……

  还原宝鸡县衙和望兵楼

  除了此前报道过的明清时期宝鸡全貌图,这几年李春林还手绘了长乐塬、千年古刹八角寺、长寿山、云台观、陈仓观、燃灯寺等许多宝鸡著名景点和文化场所,老宝鸡早已消失无迹的县衙、文庙、望兵楼和先农坛,都在他的笔下得到还原。看了他这些或繁或简的画,不由让人感叹:“原来宝鸡是这样子的!”

  李春林介绍说,矗立在宝鸡县衙门口的望兵楼曾是宝鸡作为军事重镇的标志,经多方查找方志资料,他绘制 出了望兵楼的模样:这是一座二层双檐式歇山顶木质建筑,一层正中开两扇铜钮铁门,门前对立两只高大的石狮子,衬得望兵楼愈发得威武轩昂。进得大门,穿过一个木牌楼,就进入县衙办公区,办公区纵向三进、横向三排四合院落,布局严谨规整,共有会客厅、典吏账房、大堂、幕僚区等17个单位。县衙门前是西大街,西邻城隍庙,庙衙之间的县治巷现在叫世府巷,背后的儒林巷即今新维巷。

  “那时候有官方祭祀,祭城隍、祭厉鬼、祭文庙、祭灶神、祭神农,前四祭都在一条街上,官方召集社会贤达人士串串门,挨个祭拜一遍,祭神农炎帝要往半坡走,因为那里设了个先农坛和神农庙,后稷和神农两个祖先合祀,具体位置就在现在的神武路小学。神武路小学一度叫要武路小学,现在恢复了旧称,不知底的人还以为学校起了个新名字,其实是还原了历史的本来面貌。”李春林指着手绘图,娓娓道来。

  李春林不光画古,也画今。新落成的陈仓镇东岭村镇海寺,系仿照苏州园林风格的楼阁亭榭建筑,他携带一支笔,几张纸,还有一只出门必备的军用定位仪,别人进去走一遭留个影,他转一圈后,主要建筑轮廓、四至方位已勾摹在纸上,回去画出镇海寺全景图,假山、水池、阁楼、门朝哪开无不毕现。虽然不是科班出身,画多了,画工也越来越成熟。

  长在蟠龙山脚下的李春林一生也没离开过蟠龙山,上世纪90年代他曾是金台区的优秀文保员,金台区9沟18坡、3个镇、7个街道办事处、54个社区、102个村委会、565个村民小组、384件馆藏文物、297个文物点、48通石碑、36棵名贵树木,他耳熟能详,张口就说。凡接触过他的人,都感觉到他对本土文化有着很强的归纳整理能力,同时,他也具有很强的动手能力。他是名副其实的宝鸡“活字典”!

  “我就是一个偏爱历史和地理、热爱本土文化的普通农民,我不是专家,只是个杂家。”这个自谦为杂家的地域文化研究者、记录者,最大的心愿,是在有生之年把宝鸡本土文化系统地整理出来,让后人知道宝鸡的历史变迁。(记者 巨侃)

责任编辑:谢蕊


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