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鸡市委宣传部   宝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主办 中国文明网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时间:2017-07-17   来源:宝鸡日报

  编者按: 68年前,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彭德怀司令员的指挥下,以摧枯拉朽之势,将宝鸡境内的国民党军击败,宝鸡就此解放。后来,我市将 7月 14日定为宝鸡解放纪念日。今天,《文化周刊》推出“解放宝鸡 68周年纪念日特别策划”,从回顾战役、亲历者回忆、红色壁画赏析等多个角度,带您一同回到 68年前,见证宝鸡浴火新生。

  国民党败局已定

  宝鸡成了重中之重

  从 1931年九一八事变算起,至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打了整整十四年。在战火纷飞的抗战岁月里,中国人民忍受着国家支离破碎、家庭分崩离析的痛苦,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信念坚定、英勇无畏,最终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。然而,觊觎胜利果实的蒋介石集团弃民意于不顾,弃统一于不顾,挑起内战,中国再次面临两个前途的生死较量……

  不能再忍受蒋介石集团的反动统治,要斗争。

  1948年 9月,解放军攻克拥有 10万重兵、工事坚固的山东省会城市济南,毙伤国民党军 22423人,俘虏 61873人。随后,势如破竹的解放军通过辽沈、淮海、平津三大战役,历时 142天,共争取起义、投诚、接受和平改编与歼灭国民党正规军 144个师,非正规军 29个师,合计共 154万余人。蒋介石军队战略上的战线已经全部瓦解。

  面对注定的失败,敌人仍不死心,“划江而治”的论调很快浮出水面……

  1948年 12月 30日,毛泽东以“将革命进行到底”为题,为新华社写下了1949年新年献词。此时,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宝鸡。

  宝鸡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地,是诸葛亮北伐魏蜀对峙之地,是大散关抗金之地。抗战时期,一大批民族工业迁徙于此,当时的宝鸡,是国民党胡宗南军的供给站,也是防止胡宗南部南逃四川、马步芳部北遁草原的关节点,更是解放军入川和进军大西北、大西南的桥头堡。

  其实早在 1948年 12月 24日凌晨,林彪、罗荣桓、高岗就联名致电中央军委:“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防止西安敌人逃走。因此,我们建议西北野战军立即迅速全力插到西安以南,断敌退路……建议对杜聿明兵团的攻击等待我北面大军转到西安以南后再开始打。”

  毛主席用兵如神

    多条指令决胜千里

  如何围歼胡宗南,如何牵制马步芳,毛泽东在解放战争刚开始就已经考虑了。

  要打,这是肯定的,要怎么打,这就值得考虑了。

  深谙兵法的毛泽东,对当时宝鸡地区的军事力量分析考虑得十分全面。

  胡宗南在陕西有十几万人的部队,而且和盘踞青海的马步芳联系紧密,太原还没有解放,一旦淮海战役结束,解放军向西推进,胡宗南以太原为屏障,借西安死守并与马步芳南北联合,怎么办!如果胡宗南弃西安西逃,解放军没能在秦岭以北扎好口袋,防止胡宗南逃亡巴蜀地区,怎么办!如果早早地对胡宗南形成包围圈,解放军的中心在华东、华南战场,让胡宗南早早醒悟过来跑了,怎么办!

  深思熟虑之后,毛泽东挥笔起草了解决胡宗南部队的第一份指令——《目前不要忙于包围胡宗南军》:“胡宗南尚有 28个师,15万 8千人,又有青海回军(战斗力较强)在陇东配合,胡军退川退鄂亦尚未定。西北我军实力弱于胡军,更弱于胡马联军,因此目前不能切断其退路,即增加徐向前部亦无此可能,只有杨得志、杨成武、徐向前三部齐去才有此可能。”

  通读电报,我们可以看出,毛泽东对当时战局的分析精准,也正确地认识到了当时西北军的战斗力不足,轻敌冒进是大问题,但更担心解放军两线作战的困难。

  毛泽东通盘分析认为:“蒋介石整个部署亦尚未定,如以胡军调京沪,则四川门户洞开,如以胡军守川,则将他为西安第一线,不会轻易放弃西安,故目前还不要忙于包围胡军……”

  不是不动,静待时机而已。

  当时的蒋介石,还有两个梦想:凭借长江天险划江而治,坚守西北西南长期对峙。他没有看到,中国人民解放军早已经准备好了尖刀,要将他的昏暗统治击个粉碎。

  1949年 1月,淮海战役报捷,天津光复,北平和平解放。

  2月,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等率领的二野三野开始移师长江北岸。

  3月,徐向前率领华北军区18兵团向太原机动。

  4月,百万大军横渡长江占领南京,宣告国民党反动统治的覆灭。

  4月 24日,毛泽东命令华北军区副司令员、18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徐向前、副司令员周士弟和19兵团政委罗瑞卿:“ 18及 19兵团改隶第一野战军建制,尔后行动整训及补给等统听彭德怀同志指挥区处。”

  5月,彭德怀贺龙率领一野从东向西收复西安,胡宗南弃城逃向宝鸡。

  此时的一野兵强马壮!

  此时的一野师直为壮!

  此时的一野踔厉风发!

  此时的一野龙精虎猛!

  向宝鸡出发,围歼胡马联军!

  解放军神兵天降 三路齐进大势已成

  宝鸡解放,一共有两次。

  1948年 4月 16日到 5月 12日,西北野战军在彭德怀、张宗逊率领下,向泾河、渭水流域挺进,发动以摧毁敌后供应基地宝鸡为目标的西府战役,顺利攻占宝鸡。

  胡宗南闻讯急了,丢了宝鸡,丢了陇海线,丢了军需库,那他的十几万军队就成了瓮中之鳖,进不能进、退不能退。为此,胡宗南一方面紧急调陕北部队南下,并令马家军星夜驰援。一时西府敌军增至 10多个旅,意图明显,他不但要夺回宝鸡,还妄图合围西北野战军于西府地区。

  你来了,我撤。彭德怀率领西北野战军边打边撤,跳出重围。

  胡宗南得意了,自以为打了胜仗的胡宗南还没来得及庆祝,一条料想不到的消息将他差点击倒——延安失守!

  明白了吧,宝鸡是故意让给他的,就是为了影响他的陕北军力部署。

  4月 22日,解放军一举收复延安。

  1949年 7月 10日至 14日,彭德怀指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,在扶风、眉县等地,通过“扶眉战役”全歼了胡宗南的 17万国民党军,解放了关中。

  当时一野兵分多路发起进攻。

  王震率第一兵团,沿户县、周至西进,在子午口、黑山寺、哑柏、横渠击溃敌 90军后, 14日攻占宝鸡益门镇。

  许光达率第二兵团攻克临平,经天度、法门、青化、益店,一夜行军 75公里,插至敌军后方的罗局镇,又夺取了眉县车站,连续击退敌军十余次突围。后又激战十余小时,攻克扶风,将敌 65军一部及 38军、 119军大部压缩于午井以南、眉县城北至葫芦口之渭河滩,与第一兵团围歼;

  周士第指挥解放军第十八兵团,由西凤公路、陇海铁路西进,首歼漆水河两岸及武功南北线之敌后,一部插入杏林、绛帐,击溃敌 247师,歼灭 187师主力,收复武功,继续进军至罗局镇东南与第二兵团会师,合歼残敌;

  杨得志率解放军第 19兵团在乾县、礼泉阻击马鸿逵,保证了扶眉战役的胜利进行。

  此役消灭国民党十八兵团部及 4个军、 6个师和另外 6个团共 4.3万余人,解放西北军事重镇宝鸡,为解放军挥师西进、解放大西北和大西南奠定了基础。(记者 李波)

责任编辑:谢蕊


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