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鸡市委宣传部   宝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主办 中国文明网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时间:2017-08-03   来源:宝鸡日报

  公元前 1049年,周武王姬发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伐商行动,但路上碰到一个小麻烦。

  古代战争讲究师出有名,讨伐和征战,必须有一个正当的理由,这样才能获得其他诸侯的理解和支持。武王在行动前,先跑到一个叫“毕”的地方,郑重地祭拜埋在那里的父亲周文王,说:“父王呀,从今天开始,我要继承你的反商大业,我马上要向东进兵啦。”

  祭拜完父亲,武王出发了。为了进一步向天下人告知,他的这次伐商行动是师出有名,武王干脆双手捧着一尊父王的木刻遗像,表示自己是奉先王的遗命征伐,就这么坐着战车,出了西岐城。

  大军刚出西岐城,路边就遇见两位拦道的,一个叫伯夷,另一个叫叔齐,这两位殷商子民忠于商朝,拉住武王的马缰绳,给武王上了一课说,你父亲刚死,你就大动干戈,这是不孝;你以下犯上,有悖臣纲,这叫不仁。总之,你这次行动是不仁不孝的行为,赶快收手。

  这 两 个人哭哭啼啼说了一大堆话,武王坐在车上,耐心地听他们说完后,叹 了 口气,命人扶他们到一旁,然后下令大军继续出发。

  大军一路东进,到达黄河渡口孟津时,武王召集手下各级军官做战前动员,宣布“毕立赏罚,以定军功”。全军统帅姜子牙宝剑一挥:“全军渡河,后至者斩!”于是大军乘坐舟船渡过黄河。

  过了黄河,会盟的八百诸侯早在那里候着了。按理说,万事齐备,该动手了吧?武王说不急,先让探子去前方打探一下。探子回来后,武王问他:“朝歌那里啥情况呀?”探子答:“朝歌城没啥异象,商纣王还是天天饮酒作乐,大臣们也没动静,老百姓都很安居。”“那就撤兵吧。”武王突然宣布。

  闻听此言,诸侯们都愣住了,姜子牙进言:“王上,方才渡河时,有鲤鱼跃入王舟中,此乃吉兆呀,退兵不可!”“我看商朝气数未尽,此时用兵时机并不成熟,如果强行进兵,好比鱼离活水,困于舟楫之内,恐非吉兆。不如退兵还岐,隔岸观火,以待天时人变。”武王沉吟着说。

  听武王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,姜子牙欲言又止,看看诸侯,诸侯们着急地问:“你们撤了,那我们咋办?”“不好意思,你们也撤吧!回去等通知,咱们下次再会盟。”武王客气地说。

  于是周武王伐商大军没打一枪,全部撤了回去。部队返回的路上,武王嘴里反复嘀咕着“师出有名,以待天时”这八个字,脑海里不断出现伯夷叔齐叩马而谏的形象……

  回到西岐后的两年,武王只做一件事:观察。据《吕氏春秋》记载,周武王派人刺探殷商的动静,探子回到西岐禀报说:“殷商大概要出乱子了。”武王说:“出啥乱子?”探子说:“邪恶的人胜过了忠良的人。”武王说:“还不是时候。”那人又去刺探,回来禀报说:“它的混乱程度加重了。”武王说:“乱到什么程度?”探子回答说:“贤德的人都出逃了。”武王说:“还不是时候,继续刺探。”那人又去刺探,回来禀报说:“殷商现在很混乱了!”武王说:“太好了!”他赶快把情况告诉姜子牙,姜子牙分析说:“邪恶的人胜过了忠良的人,叫作暴乱;贤德的人出逃,叫作崩溃。看来,殷商的混乱达到极点了,我们现在可以行动了。”

  据《史记》及相关历史传说记载,武王从孟津退兵两年多来,天下大变,先是东夷反叛,纣王派大军征剿,一直打到了长江下游,虽然最终降服东夷部落,但造成了商朝的国力亏空;内政方面,纣王宠妲己,杀比干,囚箕子,不得人心,连掌管国家礼乐的两位大臣都抱着乐器来投奔西周。

  商朝内忧外患,周武王判断时机成熟,于公元前 1047年,再一次起兵东进。这次他率领戎车三百乘、虎贲三千人、甲士四万五千人组成伐商大军,与庸、蜀、羌、卢等八个诸侯国之友军会师孟津,于第二年二月甲子日黎明突然出现于牧野(今河南新乡附近)。

  武王在牧野发表了著名的《牧誓》讲话,武王说:“母鸡是不报晓的,若母鸡报晓,说明这户人家就要衰落了。现在商纣王只听信妇人的话,对祖先的祭祀不闻不问,轻蔑废弃同祖兄弟而不任用,却对从四方逃亡来的罪恶多端的人推崇尊敬,以他们为大夫、卿士。这些人施残暴于百姓,违法作乱于商邑。现在,我姬发奉天命进行惩讨……奋勇向前啊,将士们!希望你们威武雄壮,如虎如貔、如熊如罴,前进吧,向商都的郊外。在战斗中,不要攻击从敌方奔来投降的人,要用他们为我们自己服役。奋勇前进啊,将士们!你们如果不奋力向前,你们自身就会被杀。”

  最后一句的意思是,如果畏敌如虎,是会被敌人杀死的;或者被自己人……好吧,我承认我想歪了。

  武王发表战前动员令后,姜子牙紧跟着制订了以精锐部队冲击敌阵分割敌兵的战术。

  商朝方面,纣王发兵 17万拒武王。但这 17万人,全系临时拼凑、武装起来的奴隶和东夷的俘虏,内心不愿为暴虐的商纣王卖命。双方一接触,就掉转矛头引导周军杀向纣王。结果,纣王大败,狼狈逃回朝歌,此时众叛亲离,四方诸侯纷纷倒戈拥戴武王,眼见大势已去,纣王只好登上鹿台放火自焚。周武王占领商都后,宣告商朝灭亡,西周王朝从此建立。

  武王伐纣,运用的是“隔岸观火”的兵法策略。《三十六计·敌战计·隔岸观火》云:阳乖序乱,阴以待逆。暴戾恣睢,其势自毙。顺以动豫,豫顺以动。意思是说:当敌我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,坐观敌人的内部恶变,我方不急于采取攻逼手段,顺其变,等敌方力量消耗殆尽时,坐收其利,一举成功。《三十六计·按语》提到《孙子·火攻篇》,认为孙子言慎动之理,与隔岸观火之意,亦相吻合。孙子强调,战争是利益的争夺,如果打了胜仗而无实际利益,这是没有作用的。所以说一定要慎用兵,戒轻战。战必以利为目的。当然,隔岸观火之计,不等于站在旁边看热闹,一旦时机成熟,就要改“坐观”为“出击”,做到一击必胜。

责任编辑:谢蕊


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