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鸡市委宣传部   宝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主办 中国文明网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时间:2017-09-22   来源:宝鸡日报

  编 者 按

  公元前2世纪晚期,西汉张骞出使西域,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就此开通,成为世界古代文明互相汲取文化营养的主动脉,使中西方之间的文化交流进入新纪元。宝鸡作为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,曾是各国使团、商旅、僧众的必经之地,大家在此通过物品交换、人群交往以及文化交流,有力地促进了本地经济、文化的发展——

  扶风:法门瑰宝 见证多元文化交融

  西出长安,扶风是古丝绸之路上重要的节点之一,发挥了驿站的作用。在这里,留下了一段段关于丝路文明交流互鉴的印记。

  704年,武则天下令奉迎法门寺佛指舍利入宫供养,“万乘焚香,千官拜庆”是文献中对当年迎佛盛景的记载。

  1987年 4月,法门寺地宫重见天日,出土物中的 20件琉璃器,让世人惊艳。经研究发现,这些琉璃器是阿拉伯帝国强盛时期——阿拔斯王朝的产品,其中一件精美的釉彩琉璃盘,将学界普遍认为的釉彩琉璃的出现时间,从 12世纪提前到了 9世纪。有专家说,“这一批琉璃器的存在,体现了开放的唐朝对于异域文化的包容心态,是中外文化和谐共存、合作交流、互鉴发展精神的一个重要体现”。

  根据地宫出土的《物帐碑》记载,这批琉璃器中的 13件,为唐僖宗供奉佛祖释迦牟尼真身舍利之器具,剩余的盘口细颈贴塑淡黄色琉璃瓶、菱形双环纹直筒琉璃杯等 7件文物并没有找到相应的文献记载,但可以确定其年代早于僖宗时期。在这些琉璃器中,有一套茶碗茶托非常精美,可以说具有典型的“中国风”,一些国内外专家认为,法门寺出土的琉璃来自中东地区,但却沿用了西亚传统的低温烧制工艺,可能是西亚的匠人根据唐人的审美制作而成。

  经研究表明,法门寺出土的这批琉璃器,不仅吸收了古罗马和波斯帝国琉璃生产的工艺和精神,也融入了早期的伊斯兰文化及风格,是具有民族特点和宗教文化特征的琉璃器制品。可以认为,古罗马、波斯、伊斯兰、中国等多元文化的融合,体现了中华文化中和谐包容的精神,也见证了古丝绸之路上,大唐王朝和中亚西亚国家的联系。

  至于这批琉璃器究竟是从海上还是通过陆路运输而来的,到现在学术界仍未有一致的说法。不过,我们可以确信,丝绸之路是一条友谊之路、商贸之路、文化之路,因为文明交流互鉴,才使不同民族、多元文化和谐共存,促进了当时长安和周边地区经济、文化、政治的繁荣。(记者 王星)

  岐山:物资补给 服务便利市场繁荣

  《金史·地理志》记载:益店镇原名驿店,是历代官方传递公文的驿站。明末,因“驿”与“益”同音,演变为“益店”。从长安出发一路往西,来往的商贾们要想通过丝绸之路运送东西,前往中亚甚至更远的地方,就得经过这里。据记载,益店镇曾有驿站、接官亭,是商旅歇脚、官员传递公文的重要节点。

  古时候的丝绸之路,远远不如今天的道路便利,沿途没有旅游景点和饭店旅店。因为条件艰苦,所以当时往来的人们,只能在设置于沿途的驿站进行补给,为了防止错过了宿头饿肚子,所以发明了很多便携食物,比如现在还能见到的岐山锅盔,携带方便又容易保存,就是那时候的产物。

  其实岐山自汉代以来就是通往西北的交通枢纽,除了益店镇之外,在古丝绸之路上,岐山还有众多可以供来往商旅和官员们歇脚留宿的地方。可以说,热情好客的岐山人,在周礼文化的熏陶下,为路过的商旅提供了非常舒适的食宿服务,才让丝绸之路上的往来更加频繁。岐山商贸历史悠久,自周太王率族定居这里后,便有商品交换活动,至清代中叶,甚至有“金宝鸡,银凤翔,不及岐山一后晌”的谚语。这里所说的“后晌”是岐山一带的方言,指的是一下午的意思。从这句谚语便可以看出,岐山商贸的发达程度。

  除了位于塬上的岐山县城沿线诸镇之外,地处岐山南端的蔡家坡、五丈原也曾是商贾聚集之地。古时从四川到陕西,只有三条路:西安境内的子午道;岐山眉县附近的褒斜道;翻秦岭过凤县的蜀道。作为三国交兵时的重要战场,五丈原无论在交通还是商贸发展上都十分重要。

  五丈原曾被称为“魏延城”,从汉代以来一直为南北往来的商品集散地,这里的特产品种齐全,商贾云集,市场繁荣,在过去,五丈原的集市曾有岐山、眉县、太白“三县第一集”的美誉。(记者 李波)

  凤翔:古道纵横 交通枢纽四通八达

  凤翔是嬴秦创霸之地,自古以来,一直是关中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凤翔境内古道纵横,历史上曾是南通巴蜀直至湖广的必经之路,是西北到达甘、宁的主要道路。古人曾用“南控褒斜,西达伊凉”来形容凤翔当时地处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,享有十分通达的交通优势和重要的地理位置。

  凤翔境内有千渭谷道、雍城至陇州道、凤翔至平凉道、凤翔至郿坞道、凤翔至灵台道五条丝绸古道。商贾们从这些道路上,成群结队向中原地区贩运珠宝、玉石之类,再由中原地区带回丝绸布匹。也正因如此,凤翔曾发现唐代波斯商人墓葬和石棺床。

  唐朝时期,外国商人组成商贸团队,一批接一批沿着丝绸之路来到长安。时间久了,一些商人觉得中国既繁荣又舒服,于是他们就沿着丝路定居在国内。古时,凤翔物流日盛,商贸交易活跃,适合贸易、居住,其中不少波斯人就选择在凤翔定居,并与当地人融合,共同生活,一直到老。

  随着丝路兴盛的除了商贸,还有佛教。 1997年,考古工作者在对蕲年宫遗址调查试掘中,发现唐代墓塔地宫一处塔基夯土直径达 16米,先后有4道封门封堵,墓室前为刻划的端楼,出土了一米见长的汉白玉石棺两具,其中一具棺内装有一个鎏金小铜棺,铜棺内为丝绸包裹的佛骨。此后还发现了“法云寺智普记”墓志铭一块,阐明这里曾是唐法云寺的所在地,也是《西游记》中,唐僧西去的第一站。同时还在孙家南头村中的罗钵古寺前发现一通清代石碑,题有“重修罗钵寺碑记”,碑记叙述了佛教高僧摄摩腾从西域取经归来,在此歇脚弘扬佛法的事件。(记者 于虹)

  陇县:固关古镇 出陕入甘战略要冲

  固关位于陇县西北,背靠陇山,面朝千河,自古便是抵御外敌、卫戍关中的天然屏障,汉代以来,也是丝绸之路出陕入甘的必经之路。从长安出发,沿渭河、千河溯流而上,经咸阳、兴平、武功、扶风、岐山、凤翔、千阳、陇州,就到达第一座山隘——固关。“丝绸之路”途经固关这一段,故称“陇坂道”、后称“陇关道”。陇坂道的历史可追溯到商周时期,秦人的先祖起初在固关以西游牧,后来因擅长养马而被召入关,在千渭之会营建城邑辅卫王室。时光流转,朝代更迭,秦人逐渐登上历史舞台,成为关中乃至中原的统治者。中国第一个封建王朝建立,秦人仍不忘他们的老家,公元前 220年,秦始皇第一次西巡就路过了固关。正因其显著的交通地位,历代都把固关作为行政和军事重地。及至西汉时期,固关已兼具驿站和边关的双重作用,并有专门机构和人员负责在此垦荒屯田,汉武帝西征匈奴,就将固关作为补给站,将陇关道作为生命线。甚至解放战争时期,固关仍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, 1949年 7月,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解放陇县后,一路向西追击国民党军队,在固关一带歼敌 3000余人、俘敌 500余人,同时缴获大量武器和战马,这场战斗,为西进甘肃解放兰州扫清了障碍。

  固关不仅经历了战争的血雨腥风,也见证了经济文化的交织与繁荣。丝绸之路开辟后,大批西域商贩通过固关进入中原,为中国带来琉璃、宝石和各种水果蔬菜,也从中国带走丝绸、茶叶、瓷器等特产。不仅如此,西方的宗教也沿着丝绸之路传入中国,中国的四大发明也因丝绸之路的传播而改变世界。

  如今,固关古街依然商铺林立、门店兴旺,每逢集日,操着各地口音的小贩便聚在这里,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在古街上回荡,诉说着固关千百年的沧桑巨变。(记者 祝嘉)

责任编辑:谢蕊


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