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鸡市委宣传部   宝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主办 中国文明网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时间:2018-05-04   来源:宝鸡日报

  编者按

  流行歌曲是时代的音符,是一代人的共同记忆,也是让思绪穿梭时光的“月光宝盒”。捡拾过去,是为了珍视现在,走好未来。在青年节里,让我们重温50后、 60后、 70后、 80后、 90后广为传唱的流行歌曲,留意宝鸡人年轻时听的歌曲,让歌声带着我们追忆每代人的青葱岁月。

  50 后 郭兰英的歌真好听

  采访人物:冯岐惠 喜欢的歌曲:《红梅赞》 《我的祖国》 《唱支山歌给党听》

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流行歌曲特色鲜明,歌唱儿女情怀的歌曲少,大多是抒发对祖国、共产党、领袖、英雄的热爱,一批红色经典歌曲被广为传唱,如《东方红》《红梅赞》《我的祖国》《唱支山歌给党听》《洪湖水,浪打浪》等。

  市民冯岐惠生于 1951年, 17岁时,冯岐惠随着知识青年下乡的热潮,前往陇县唐家庄公社黄家崖大队插队,成为一名女知青。当时,完成一天的田间劳作,闲暇时,知青之间会彼此教唱一些红色歌曲,尤其是女知青喜欢唱歌,常在笔记本上抄歌词,唱歌成为知青们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要内容之一。在宁静的陇县夜晚,知青们三两围坐,唱起心爱的歌曲……

  冯岐惠最爱唱的是《红梅赞》:“红岩上红梅开,千里冰霜脚下踩,三九严寒何所惧,一片丹心向阳开……”这首歌旋律婉转优美,歌词乐观向上,艺术感染力强,许多青年争相传唱。冯岐惠每次唱《红梅赞》,都会想起革命烈士江姐,被江姐英勇无畏的共产党员奉献精神所鼓舞。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,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文工团打造了一部歌剧《江姐》,《红梅赞》是这部歌剧的主题曲,江姐的革命精神,恰似红梅傲立枝头,歌剧《江姐》轰动全国,《红梅赞》也红遍了全国。

  三年后,冯岐惠离开陇县,1971年冯岐惠落户宝鸡。“当年,《我的祖国》《唱支山歌给党听》等歌曲也很受青年喜爱,这些歌曲陪我度过了知青插队的时光,如今,我也时常唱起这些老歌。”冯岐惠说着,唱起了郭兰英的《我的祖国》,“一条大河波浪宽,风吹稻花香两岸,我家就在岸上住……” (记者 张琼)

  60 后 跟着费翔火一把

  采访人物:李军社 喜欢的歌曲:《我的中国心》 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 《军港之夜》

  从舞台上的样板戏,到收音机里的《祝酒歌》《军港之夜》,再到“春晚”中的《难忘今宵》《我的中国心》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……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,音乐的潮流之门逐渐打开,拨动了“ 60后”的青春旋律。

  提起当年的流行音乐, 55岁的李军社很有发言权。他笑着说,自己的青春一直走在“潮流前沿”。在只有样板戏可看的年代,《沙家浜》《白毛女》《红灯记》等就是最流行的音乐,“来的都是客,全凭嘴一张,相逢开口笑,过后不思量”“我家的表叔数不清,没有大事不登门”等脍炙人口的唱段,李军社至今记忆犹新,他还曾扮演过《沙家浜》里的沙四龙、《白毛女》里的王大春。

  接触真正意义上的流行音乐,还要从 1981年说起。那年初的一天,李军社的父亲从北京出差回来抱着个大方盒子,里面装着一台牡丹牌收音机。“收音机的下端有两个左右转动的旋钮,一个调节频率,一个调节音量。”李军社说,父亲正调节着收音机的频率,

  里面传来了“军港的夜啊静悄悄,海浪把战舰轻轻地摇……”的歌声,悠扬的旋律不仅让父亲停下了动作,也让李军社听得如痴如醉,从此对大海无限向往。从这台收音机里,李军社还学会了《祝酒歌》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等流行歌曲。

  再后来,磁带、收录机、电视机……听歌的途径越来越广,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也越来越多。特别是 1987年的“春晚”,台湾歌手费翔演唱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红遍全国,“烫个爆炸头、戴副蛤蟆镜、穿条喇叭裤、扛着收录机、跳着迪斯科,在当时很‘潮’。”李军社指着年轻时的照片说。(记者 张帆)

  70后 齐秦是大众偶像

  采访人物:张宝莲 喜欢的歌曲:《甜蜜蜜》 《大约在冬季》 《小芳》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对于中国流行音乐来说,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。当时,相对自由和宽松的环境,使得流行歌曲蓬勃发展,逐渐成为青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一大批优秀歌曲传唱在宝鸡青年口中。其中邓丽君的《甜蜜蜜》、齐秦的《大约在冬季》、崔健的《一无所有》等歌曲广为流传。

  今年 43岁的市民张宝莲是一名流行歌曲铁杆爱好者,她存有几本年轻时抄录歌词的笔记本。张宝莲听的流行歌曲集中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初期。 20多年前,张宝莲和哥哥得到一台亲戚送的红灯牌旧收录机,兄妹俩如获至宝,赶紧试听一番。收录机块头很大,放上磁带,随着磁带的转动,邓丽君的歌声从收录机里飘出来:“甜蜜蜜,你笑得甜蜜蜜,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……”温柔、多情、甜美的歌声,俘获了张宝莲兄妹俩的心。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,又一首歌曲让张宝莲印象深刻:“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,长得好看又善良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辫子粗又长……”听这首歌时,张宝莲

  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,就如歌里的“小芳”,正是最美好的时光。同时期流行的歌曲还有《潇洒走一回》《星星点灯》以及小虎队的《爱》《青苹果乐园》等。

  齐秦这个名字,是许多“ 70后”共同的记忆,齐秦的《狼》《大约在冬季》红极一时。“轻轻地我将离开你,请将眼角的泪拭去,漫漫长夜里,未来日子里,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……”齐秦的歌正如年轻时的“ 70后”,不那么刻板,也不那么激进,内敛而深情。

  张宝莲说:“每当听到这些老歌,就好像回到了年轻时候,百般滋味涌上心头。”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陶辛说:“那些歌,是我们记忆的路标,思索的回波。” (记者 张琼)

  80后 大家都听周杰伦

  采访人物:秦雪艳 喜欢的歌曲:《光辉岁月》 《同桌的你》 《双截棍》

  “ 80后”步入青年时期,正值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到二十一世纪初。这个时期的流行歌曲表现出张扬自我个性、歌唱自我梦想的特点,“我”的意识格外强。流行歌曲有《光辉岁月》《无地自容》《双截棍》《流星雨》《同桌的你》等。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,不得不提摇滚乐,当时,年纪最大的“ 80后”正值十五六岁的青春年华,黑豹乐队、Beyond、唐朝乐队等中国摇滚乐队创作了一批摇滚音乐。 38岁的市民刘波回忆:“我最喜欢的是 Beyond唱的《光辉岁月》,为了唱好这首歌,我自学学会了弹吉他。学校表演节目时,我弹着吉他,唱着《光辉岁月》,当时感觉自己酷呆了。”刘波说,黑豹乐队的《无地自容》也是他喜欢的歌曲,摇滚感很强,歌词干脆,直接唱出了自己的个性。上世纪九十年代是中国摇滚乐的鼎盛时期,许多年轻人兜里装着随身听,耳朵里听着这样的歌曲:“人潮人海中,有你有我,相遇相识相互琢磨……”

  到了二十一世纪初,流行音乐的种类更加丰富起来,周杰伦和孙燕姿成为青年人欢迎的歌手。秦雪艳出生于 1986年,她上高中时几乎每个同学都在听周杰伦、唱周杰伦,尤其是周杰伦的《双截棍》是男同学的最爱,校园里到处能听到:“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,如果我有轻功,飞檐走壁,为人耿直不屈,一身正气,哼……”秦雪艳说:“我喜欢听周杰伦的《黑色毛衣》,这首歌能让人感觉到青春期特有的忧郁与多情。”

  当然,“ 80后”听的流行歌曲中还少不了民谣,高晓松的《同桌的你》、水木年华的《一生有你》、许巍的《旅行》、朴树的《白桦林》等歌曲,也是“ 80后”喜欢的。(记者 张琼)

  90后 听的唱的要不一样

  采访人物:刘婷 喜欢的歌曲:《长安忆》 《带你去旅行》 《起风了》

  “你用 Jazz和 Rock一起, H ip-H op整条街,平凡的生活,用音符来谱造调味……”这是范晓萱《管他什么音乐》的歌词,对于标新立异的“ 90后”而言,他们的世界五彩缤纷,不论职位高低,学识多寡,他们喜欢做纯粹的自己,收获纯粹的快乐。要问 100个“ 90后”最喜欢的音乐是什么?或许你会得到 101个答案!没错,这就是在别人眼里与众不同的一代。

  音乐是人类最美的语言。“ 90后”,出生于改革开放之后的年代,这个时期的中国已经逐步摆脱了过去贫困的阴影,开始发展壮大,计算机的普及、网络的发达、科技的进步,使得“ 90后”从小就不断接受新奇的事物,这也激发了这一代人对社会以及个人更多新奇的想法和思考。“ 90后”选择音乐只有一个标准,那就是“好听”!他们对音乐的选择没有地域、年龄、种类的区分,只要是符合自己的心情,有动听的旋律,有触动的歌词,都可能成为喜欢的音乐。

  1998年出生的刘婷正在读大三,和很多年轻人一样,她面临继续考研还是步入社会的双向选择。她说,自己压力大的时候,会戴上耳机静静地听音乐来放松心情,《长安忆》《带你去旅行》《起风了》……都是近期歌单里循环播放的曲目,“和身边很多小伙伴一样,我并没有固定的播放曲库,也没有固定的歌手名单,对任何歌曲都是一个试听模式,发片、网络歌手都可以,只要符合自己的‘胃口’就好。”“不要千篇一律,要做最真的自己。”这是很多“ 90后”对音乐的态度,也是他们对生活的态度。正如年轻人玩抖音时流行的那首歌“我们不一样,不一样……” (记者 王星)

责任编辑:谢蕊


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