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鸡市委宣传部   宝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主办 中国文明网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时间:2018-02-05   来源:宝鸡日报

  年就快到了,大家不约而同地感慨,年味越来越淡,过年真没意思。狗年春节将至,让我们一起从发展变化的年俗中寻找年味——

  “小孩小孩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。”在“老宝鸡”的记忆中,吃完腊八粥,年味就一天天地浓起来了。年味浓起来的表现是什么?当然是每天都要为过年操劳忙碌,正如歌谣所唱:“二十三糖瓜粘,二十四扫房子,二十五做豆腐,二十六割年肉,二十七杀年鸡,二十八把面发,二十九蒸馒头,三十晚上熬一宿,大年初一扭一扭。”这些,都曾是西府地区传统的年俗。进入新时代,在大家感叹年味越来越淡的时候,却有更多新的过年方式随着生活的进步不断出现,并且渐渐约定俗成……

  旧年俗渐行渐远

  一碗腊八粥,带来了新春的味道。宝鸡人做的腊八粥相对黏稠一些,因此也叫腊八饭,看上去五彩缤纷,吃起来五味俱全,象征着五谷丰登。腊八这天,人们会用腊八饭祭祀天地、供献祖先,并喂饱家畜家禽,以期盼畜禽膘肥体壮。不仅如此,还要给房前屋后的树上、碾麦的碌碡和碾米的碾盘上涂抹一些腊八饭。西府地区有俗语说:“鸡儿鸡儿吃腊八,吃到肚里下疙瘩(生蛋);猫娃狗娃吃腊八,吃了腊八把欢撒;树儿树儿吃腊八,一年要长丈七八。”

  腊月廿三是年前又一个重要日子,这一天,人们要祭灶王过小年。在宝鸡,人们用白面烙制 12个灶干粮(闰年 13个)献在灶神画像前,再献上用麦芽糖或糜面糖制成的灶糖。祭灶过程中,也有一些说辞和颂语,如“十二个干粮一炷香,打发灶王爷上天堂,玉皇爷若问凡间事,就说我们一家都安康”。又如“灶王爷,你甭嫌,糜面糖比蜜甜,到了天宫说好话,我们一家都团圆”。然后,整张揭下灶神画像焚烧,全家人一起吃灶干粮,这才能完满地“过小年”。

  过完小年,春节更近,年事更忙。全家人要扫舍、理发、洗澡,干干净净地迎接新年。

  腊月最后一天是除旧布新的日子,称作“除日”。除日早上要吃搅团,所谓“三十早上吃搅团,一年四季够搅缠”,上午,男人们要挂年画、贴春联,女人们要剪窗花、糊窗户;下午,一家子就忙着祭祀祖先、准备“年夜饭”。除夕夜里,大家欢聚一堂共享年夜饭,晚辈给长辈敬酒,长辈给晚辈压岁钱,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。

  大年初一一大早,人们吃完臊子面,就要穿新衣、戴新帽,到本族亲属家中拜年,大人们互相问安,孩子们一起玩耍。这一天,人们都尽情放松,不能吵嘴,不能怄气,不能说不吉利的话,如果不小心打碎了碗,也要说句“岁岁平安”。从大年初二到大年初四是走亲戚的日子,在西府地区,走亲戚要带上好的挂面、蒸馍等“干礼”和猪肋条肉以及烟酒、点心等“水礼”。大年初五俗称“破五”,家家户户要将垃圾集中起来倒在门外,燃放鞭炮,炸飞尘土,俗称“扫穷土”,寓意远离贫穷,过上富足美好的生活。

  新年俗不断形成

  随着生活节奏加快、生活水平提高,年俗也悄然发生着变化,表现最为明显的就是仪式不再繁琐、礼节也不再周全。置办年货时,人们能买则买,怎样方便怎样来;打扫房屋时,很多人愿意请家政公司的专业人员来代劳;拜年时,人们也多通过打电话、发信息、送红包的形式来问候。至于祭灶、祭祖等年俗,近年来在城市已几乎不见。

  随着旧年俗的消失,一些新年俗正不断形成。

  很多宝鸡人的相册中,都有一张过年时拍摄于人民公园的照片,或是站在高大的弥勒佛像前,或是站在冰冷的人工湖岸边,或是跟园中的花草树木斑马黑熊猴子合影。在公园里,还有各种娱乐活动,最早是骑电马、坐飞机,后来是玩海洋球、开碰碰车,再后来又出现了海盗船、跳楼机、疯狂老鼠等惊险刺激的项目。此外,还有打枪、套圈、捞鱼等小型娱乐项目。总之,过年时,公园里彩旗招展、红灯高挂、人头攒动,是全市最热闹、最喜庆的地方。

  除夕晚上,全家人围着电视,一边包饺子一边看春晚,是每年春节必不可少的项目。春晚给人们留下了无数经典回忆,从上世纪 80年代的《我的中国心》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,到 90年代的《相约 1998》《常回家看看》,再到 2000年以后的《让爱住我家》《吉祥三宝》《再聚首》《春天里》,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被长久传唱。从马季姜昆到冯巩牛群再到郭德纲岳云鹏,从陈佩斯朱时茂到赵丽蓉巩汉林再到赵本山宋丹丹,一代代笑星带给人们欢乐的同时也陪伴人们成长。近年来,即使春晚被认为越来越无聊,人们仍然乐此不疲地看着、笑着、聊着。

  春节旅游成为人们过年的新时尚。平时工作太累、学习太忙,没时间也没精力出门旅游,于是许多人利用春节长假出门走一走、转一转。去东北看冰雕、去海南晒太阳早已不新鲜,现在,人们纷纷走出国门,去瑞士滑雪、去泰国潜水、去日本泡温泉,不必为置办年货劳心劳力,也不必为给谁拜年伤神伤脑,抛却压力,忘记烦恼,一趟下来,顿觉精神百倍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很多已经形成或者正在形成的新年俗,无论形式怎样,人们都从其中获得了一种共同的认同感、参与感和满足感。

  年俗在变乡愁不变

  为什么年味越来越淡?

  我市文化学者孙剑锋认为,这与人们物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有关。“以前,大家吃不饱、穿不暖,都盼望过年能吃顿美餐、穿件新衣,继而盼望有个好年景、有个好收成。因此,才会有用腊八饭喂家禽家畜,涂抹树木、碌碡和碾盘,才会有祭灶、吃搅团、挂年画、贴春联、剪窗花等民俗活动。而所谓的‘年味’,也正是通过这些活动体现出来。简单地说,年俗就是一种集体追求、集体参与和集体回忆。”

  孙剑锋表示,当人们物质需求得到极大满足后,吃饱穿暖这些最基本、最简单、最朴素的愿望不再像以前那样强烈,所以,这种集体追求、集体参与和集体回忆也在逐渐瓦解与重构。“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,当人们实现了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后,就开始向更高级的社交需求、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迈进。而当逛公园、看春晚、春节旅游等活动成为人们春节期间的普遍现象时,新的年俗便形成了。

  宝鸡沐言堂传统文化推展馆负责人蒋涛表示,年味其实就体现在年俗上,而年俗就是大家为过年而操劳忙碌的过程。“比如,同样是贴春联,你随便买一副印刷春联,或者获赠一副广告春联贴在门口,而我精心拟好内容,再找人帮忙书写出来再贴在门口。你我体会到的年味能一样吗?”蒋涛说,“现在人们过年都图方便、省事,似乎就是盼着那七天长假,忽略了为过年而准备的过程。好不容易盼来了七天长假,又一天天无所事事地浪费着,这样过年能有意思吗?”

  我市文化学者杜恪表示,团圆是中国人过年亘古不变的文化主题。过去,人们紧紧巴巴一整年,就盼在春节这天吃顿大鱼大肉的团圆饭。现在,人们不辞辛苦挤上春运的火车,也就是为在短暂的春节假期里陪伴在家人身边。如今,尽管年俗不停在变,但年俗中的乡愁永远不变,浓浓的年味就寄托在人们触碰抚摸乡愁的指尖。(记者 祝嘉)

责任编辑:谢蕊


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