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鸡市委宣传部   宝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主办 中国文明网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时间:2018-04-08   来源:208坊

  现今,随着《国家宝藏》等文博类栏目的爆红,原本静默在博物馆的文物,迅速成为“网红”,一批镇国之宝紧紧抓住了大众的眼球。而在这其中,有一类器物反复出现,意义重大,堪称国宝中的国宝,那就是青铜器。

  陕西宝鸡,一直有着“青铜器之乡”的美誉,这里一直密集、持久地有青铜器出世,何尊、折觥、厉王胡簋、墙盘、秦公镈(bó)、卫鼎等一千多件青铜器皆陈列在此。此外,有关宝鸡青铜器,最新最重大的发现——石鼓山商周墓,从2012年被发现以来,到现在墓主身份已基本确定很可能就是《封神演义》中赫赫有名的姜太公的家族墓,墓葬中的许多精美青铜器也得以第一次示于人前。

  陕西宝鸡,一直有着“青铜器之乡”的美誉,这里一直密集、持久地有青铜器出世,何尊、折觥、厉王胡簋、墙盘、秦公镈(bó)、卫鼎等一千多件青铜器皆陈列在此。此外,有关宝鸡青铜器,最新最重大的发现——石鼓山商周墓,从2012年被发现以来,到现在墓主身份已基本确定很可能就是《封神演义》中赫赫有名的姜太公的家族墓,墓葬中的许多精美青铜器也得以第一次示于人前。

  “数量多、重器多、精品多、铭文多、标准器多”,这是业内专家总结的宝鸡青铜器五大特点。为此,坊妹日前专程到访位于宝鸡石鼓山的中国青铜器博物院,一堵瑰宝“芳容”。

  何尊——记录最早的“中国”

  从这里有了“中国”

  时值四月,芳菲百里,宝鸡市石鼓山的青铜器博物院迎接着三五成群的游客。“免费参观”的惠民措施,已让它成为市民常去参观的地方,也让神秘的国宝青铜器成为国内外游客难忘的“回眸”。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,坊妹终于见到了镇国之宝——“何尊”。

  这个通高 38.5厘米、口径 29厘米、重 14.6公斤的青铜器物,外形精美,内部的122个铭文记载着周成王继承武王的遗训。营建被称为“成周”的洛邑,也就是今天的洛阳这一重要史实,曾引起了学术界的极大关注。“而真正慧眼识心的,是一位专家,他在这122个文字中发现了‘中国’二字,这是有史料文字记载以来,‘中国’作为词组,第一次出现。所以,发现何尊,从此有了中国。”工作人员小史说着,指出天花板上电子科技倒影出的铭文“中国”二字。

  但在此需要特别说明的是,在华夏民族形成的初期,由于受天文地理知识的限制,人们总是把自己的居域视为“天下之中”,即“中国”,而称它族的居域为东、南、西、北四方。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副院长陈亮认为,在古代,“国”的本意指城、邦,并非国家;“中国”原意为中央之城或中央之邦,它并不是一个专有名词,历史上的“中国”也不等于今天“中国”的范围。

  地处关中平原西部,宝鸡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“周原”的文明中心。所谓“周原”,最早在诗经中就已经出现——“周原膴膴,堇荼如饴”, 它字面意思就是周人所居住的原野,最早为周族之祖周太王——古公亶父,率众由豳地迁居至此。作为西周王朝的发祥地,宝鸡也见证了中国青铜文明的顶峰时期,这个弥漫着青铜气息。除了赫赫有名的何尊之外,著名的“四大国宝”(毛公鼎、大盂鼎、虢季子白盘、散氏盘)和“海内三宝”(大盂鼎、大克鼎、毛公鼎)均出土于宝鸡。

  刻在青铜器上的“廉政谈话”与监察体制

  近日,中纪委网站推出了“青铜器中的廉政文化”专题片,播出的第二期《逨鼎里的西周监察官故事》,还原了周宣王对监察官“单逨”进行“任前廉政谈话”的场景,一如今日的任前廉政谈话,闪烁着压实主体责任的光芒,纠察百官,秩序井然;历经千年,渊源流传。而记载这段谈话的,正是静立在博物院一号展厅的逨鼎(铭文31行,计316字):

  “你要兢兢业业、恪尽职守,不能贪图享受而放纵自己;你是监察官,要以身作则,秉公执法,不要欺侮了那些无依无靠的百姓;审理案件要明辨是非,公平公正…….单逨,我今日对你所说的话,你要时刻铭记在心,切勿辜负我对你的信任。”

  “这件珍贵的青铜器在被黄土掩埋千年后,于2003年1月19日在宝鸡眉县杨家村窖藏得以出土,它就是我们今天所见的四十三年逨鼎。四十三年逨鼎记述的是中国特色监察制度之滥觞。监察独立于行政与司法,纠察百官,秩序井然;历经千年,渊源流传。”小史介绍说。

  千年青铜瑰宝,展示了中国先人治国理政的政治智慧。

  “太神奇了!原来,监察体制已经从这里开始了,廉政建设其实是最古朴的中国文化的一部分。”跟着坊妹“蹭听”解说的一名游客不禁赞叹。

  关于生活,古人挺会“凹造型”

  我们常说中华民族有上下五千年文明,但有文献记载的历史仅有近3000年。为此,国家实施了夏商周断代工程和中华文明探源工程,专门研究历史纪年断代问题,而青铜器上有历史纪年的铭文,是非常有力的证据。这些铭文从不同的角度记录了西周的社会生活,涉及到政治谋划、征战杀伐、祭辞诰命、册赐宴飨、土地转让、刑事诉讼、盟誓契约、婚嫁礼俗等方方面面,完全可以验证后世编纂的历史文献的真伪。比如,逨盘中的铭文几乎完整地记录了西周诸王世系,印证了司马迁《史记·周本纪》中关于西周王系记载的真实性,为西周晚期青铜器谱系研究、断代提供了证据,可谓“青铜史书”。

  但在严肃的“史学”价值之外,青铜器不仅“秀外”而且“惠中”。煮肉的鼎与锅、用来盛不同类型酒的酒气、调料托盘、食盒、勺子,甚至还有热饭的器物,摆放在展柜里的古老青铜器,记载的是“千年吃货们”的“美食凹造型”。

  在穿越剧最火的那几年里,坊妹曾因古代没有那么多好吃的而拒绝了“穿越”。然而,在青铜器博物馆里,这一认识被彻底打破。“周人在饮食上讲究的程度,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,甚至很多食材比今天还要丰富。”工作人员告诉坊妹,“从考古发现的青铜器我们可以看出,当时的烹饪方法多种多样,饭菜的种类也是五花八门。”

  带盘夔足鼎。这件带盘夔足鼎是器型极为独特的一件,流行于西周早期到中期前段。它上层为圆鼎,下层为圜形浅盘,在其上有十字镂孔,三组。足为3条扁体夔龙,仰手承盘,以爪托盘,卷尾触地。带盘夔足鼎为温器,它以盘中炭火使鼎中食物在人们进食过程中一直保持所需要的温度,是不是很像我们现在使用到的小火锅呢?

  最引坊妹注意的是,商周时代的“小火锅”——带盘夔足鼎。“它可以用来热菜,底下的小托盘可烧火,相当于现在的小火锅。”

  众所周知,火锅在中国已经火了几千年。而火锅的前身,正是鼎——倒上水,搁上辛苦猎来的肉食,腹下烧火,烹煮食材。脑补一下西周人吃饭的场景:一尊大鼎摆在正中,鼎中正煮着鲜肉,用匕割成小块,分放在各位食客面前的“小火锅”——带盘夔足鼎中,一个个叫作豆(现在的油碗)的青铜碗里盛着各种口味的酱料,甜、咸、酸一应俱全,挑一个喜欢的口味,蘸着酱料细品肉的滑嫩鲜美,这就是西周贵族的饮食生活。可以说,火锅的起源,在宝鸡。

  美食不如美器。关于对生活凹造型,商周时期的“文艺青年”们早就懂得用不同的酒器盛放不同场合的美酒,比如爵,相当于现在的酒杯,爵有较深的筒形腹,可用来温酒;觚,常与爵配套使用;觯,体型分扁体和圆体两种,这两类在商代晚期和西周早期都有。这些“傲娇”造型,有点像现在我们拥有专门的红酒杯、白酒杯、清酒杯或鸡尾酒杯。

  “看来,如果古人要发朋友圈,晒出来的美食美器,比我们逼格高。”一位游客打趣说。

  让青铜器会说“宝鸡话”

  宝鸡素有“炎帝故里”、“民间工艺美术之乡”的美称,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。有秦蜀襟喉、关陇锁钥之称的宝鸡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,在这块深得周秦文化滋养的沃土上,历代人文荟萃,英雄辈出。典故“暗度陈仓”就出自于此。近年来,依托深厚的文化底蕴,宝鸡的旅游业已形成了“吃、住、行、游、购、娱”六要素齐全,人文与自然旅游资源交相辉映的现代旅游体系。还初步形成了独具吸引力的宗教、书法、休闲度假、科学考察、登山、三国、丝绸、寻根祭祖等专项旅游路线。

  而在这些文化资源中,青铜器无疑是“最佳代言”。闻名如是,但名动如时。

  著名文化学者魏新说,“宝鸡文化、旅游资源优势明显,现在非常提倡文化旅游,文化怎么和旅游结更好结合,这才是引人入胜的亮点。”

  “俗话说自然无美丑、文化有厚薄,其实我一直觉得宝鸡的旅游资源在全国的丰厚程度可以说是罕见的。”在接受采访时,文化学者蒙曼感慨地说,“旅游也好,文化也好其实就是要活起来,跟今天的生活能对接起来,让现在的人能够看见它,能够喜欢它,让文物能够讲出故事来,所以我想这个可能是以后打造的重要内容。”

  逨盘,它印证了《史记》中西周诸王世系,证实了《史记》的真实性,是一部不可多得的青铜史书。

  3000年前,周原就形成“聚邑成都、两系一体”大型都市,是当时的世界中心和最大城市。从3000年前西周制作精美的青铜器、铜马车,就足以佐证宝鸡古代制造业的辉煌。“一五”和“三线”时期,一批大国重器先后布局宝鸡,历经40多年的发展,形成了以机床工具、汽车及零部件、军工电子信息、石油铁路电力装备、机器人关键零部件为代表的“宝鸡制造”。同时,“内力深厚”的宝鸡,如今也是“经脉渐通”:古代通往西域的关陇大道,通往巴蜀的陈仓古道、褒斜栈道,已被现代化的高速铁路、高速公路所替代,成为新亚欧大陆桥第三个交通大十字和37个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之一,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后,宝鸡产品更是得以搭乘“长安号”直通中亚、欧洲。如今,让青铜器说“宝鸡话”,打开“话语通道”,正当其时。对此,蒙曼建议:要想办法让从宝鸡走出去的国宝“回家”巡展,“这些‘国之重器’承载着怎样的历史?又将迸发怎样的力量?都是值得我们尝试和期待的事情。”她补充说。

  从青铜器博物馆返程,坊妹一路上时不时见到携家带口前来参观的周边村民,小史告诉坊妹,这里已成为附近人们最习惯来的地方。据说,年后这个地方刚刚唱过一次大戏,是村民们自发掏钱请来名角为过年闹的正月,“当年建这里,我们得迁居,政府处理得好,现在我们有钱,还可以做点游客的生意。日子好了,请台大戏,热闹热闹。这个石鼓山,是我们的财神山。”请戏的会长(农村组织办集市的负责人)说。而在宝鸡千阳县的一个刺绣村,那里的村民们正在把青铜器上的花纹、铭文等符号绣在老虎枕上,产品在网上正远销国内外,成为刺绣村脱贫致富的“文化路”。

  以文化人,以文惠民,让青铜器在新的地理坐标、时空坐标打出新宝鸡的名号,是时代偏爱给它的一道“送分题”。神秘的玛雅巨石阵留下世界遐想,而铸造在青铜器上的宝鸡和陕西,正在讲述着“中国故事”。

责任编辑:谢蕊


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