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鸡市委宣传部   宝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主办 中国文明网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时间:2018-03-16   来源:宝鸡日报

  结婚本是件幸福事儿,但不断“加码”的彩礼,让不少年轻人“恐婚”,特别是近年来我市山区县动辄十几万元的礼金,已让不少农村家庭“因婚致贫”——

  攀比成风 幸福生活买不来

  陇县新集川镇李家山村与甘肃省接壤,地方偏远、交通不便,很少有姑娘愿意嫁过去,高额彩礼成了当地人的“痛”。

  早在 5年前,李家山村的彩礼就超过了 10万元,而且呈现一年涨 2万元的趋势。“这还不是最多的,在更偏僻的村子,彩礼更多。”村民何强说,辛辛苦苦在外打工几年,好不容易攒些钱,结一场婚不但花光花尽,还要背上不少外债。如果不按“套路”来,村上人就会指指点点,尽管知道这是陋习,但也只能“哑巴吃黄连”,硬着头皮支付高额彩礼。

  上述现象,在我市麟游县、千阳县等山区县并不鲜见,有的偏远地区彩礼甚至突破了 20万元。麟游县还专门针对高额彩礼做过调研,发现一般家庭结婚花费最少在八九万元,而邻近甘肃省的两亭、酒房、丈八、崔木四镇,结婚花费平均都在15万元左右,因婚致贫、因婚返贫现象时有发生。另外,在我市平原县区,虽然彩礼从 3万元至 8万元不等,但加上婚宴、车队、“三金”,以及彩电、冰箱、空调等家电,结婚的花费少说也得 10万元。

  令人担忧的是,讲排场、比阔气的风气还在不断蔓延,结婚成本仍在“层层加码”,不少地方出现了“一动不动”的新要求:“一动”指的是小汽车,“不动”指的是商品房。前不久,凤翔县柳林镇青年小陈跟已经谈婚论嫁的女友“吹”了,原因是女方要求小陈必须在县城买套房。小陈告诉记者,他和女友都在南方打工,每年也就过年回老家住几天,再说家里几年前盖好了新房,根本没必要花三四十万元在县城买房。就为了这事,两家人争吵不断,小陈的父母愁眉苦脸,掰着指头算“首付还差多少钱?”“能从谁那里再借点钱?”……小陈无奈地说:“难道把钱花光了,就能买来婚后的幸福生活?”

  在采访中,记者询问了一些农村家庭,嫁女儿时要不要彩礼?打算要多少?大部分人表示,彩礼肯定要有,而且不能比别人低了,不然男方会认为自己的女儿不金贵,嫁过去家庭地位也不高。这种思想在贫困地区尤甚,不少女方家长认为,彩礼是女儿出嫁时获得的一笔补偿,能为其未来生活提供一些保障。

  厉行节俭 向陈规陋习说“不”

  变了味的“彩礼”,让不少人苦不堪言。有人曾在陇县政府官网的政民互动版块,呼吁政府引导抵制高额彩礼。

  针对农村婚丧嫁娶大操大办、高额彩礼、攀比成风等突出问题,近年来,我市大力推广红白理事会制度,转观念、做示范、树新风,向陈规陋习说“不”。红白理事会由村干部、老党员、退休老干部和德高望重的群众代表组成,以村民自治的方式,负责婚事新办、丧事俭办等事宜。目前,全市 70%的村子成立了红白理事会。

  据了解,各县区红白理事会对婚丧嫁娶制定了严格的招待标准和要求。像千阳县各村,红白理事会对红白喜事的范畴、办席标准、规模予以上限控制,红事酒席标准为 280元 /桌以下,白事酒席标准为 230元 /桌以下,烟的标准为 10元 /包以下,迎亲车队不得超过 6辆,丧事乐队费用不超过 2600元。金台区陈仓镇东岭村从 2008年起,建立了操办婚丧事宜报告制度,实行“本人申请、村民组长核实、村委会审批、村党委监督”的办理程序,明确招待标准。

  去年,陇县东风镇下凉泉村一位村干部,在女儿出嫁时将彩礼降下来,带动该村的彩礼由 16万元降至 6万元左右;温水镇峰山村地处偏僻,过去彩礼普遍在20万元左右,而在抵制高额彩礼后,一位普通农民嫁女时,没要一分钱彩礼;在其他村子,群众自发成立的红白理事会、道德评议会等民间组织,抵制婚丧嫁娶陋习。麟游县九成宫镇蔡家河村一姑娘出嫁时,她父亲本来打算向男方要 10万元彩礼,村上的红白理事会多次做思想工作,说咱麟游人再穷不能穷志气,最终说服姑娘的父亲把彩礼降到了 2万元。

  在农村结婚,“媒婆”的作用可不小,于是,麟游县通过举办“媒婆培训班”,对小有名气的 60多名“媒婆”进行集中培训,引导农村高价彩礼降下来。麟游县九成宫镇后亭子村一名姑娘结婚,父母要求男方拿出 8万元彩礼,但男方是贫困户,一时拿不出来。就在双方僵持不下、眼看就要因为高额彩礼拆散“良缘”时,媒婆王秀秀上门说理。她告诉女方父母:“别看小伙家里穷,但人家有汽车修理手艺,把彩礼要低一点,省点钱让小伙开个汽车修理厂。”最终,彩礼降到了 3万元,这笔钱后来还作为启动资金,帮助这名小伙办起了修理厂,小两口的日子越过越红火,还在麟游县城买了房。

  如今,在红白理事会的促进下,我市有效遏制了婚丧嫁娶大操大办、相互攀比等铺张浪费现象,让农民不再为了顾面子而“打肿脸充胖子”,促进了乡村民风根本好转。

  移风易俗 还要“巧”作为

  彩礼,虽说是传统民间风俗,但也是精神文明建设的风向标。“年轻人应树立正确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和婚恋观。”团市委青年部部长乔义萍说,幸福是奋斗出来的,不是靠“爱情买卖”得来的。共青团组织作为联系青年的桥梁和纽带,要积极倡导青年男女不断提升自身能力,靠勤劳的双手,努力实现自我价值,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。

  经济条件好了,高额彩礼现象也就少了。市委政研室经济科负责人蔡广林认为,移风易俗不仅需要从精神层面着手,也需要在物质层面下功夫。他说,要通过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切实推动农业全面升级、农村全面进步、农民全面发展,让农村的产业兴起来、人气旺起来、百姓富起来,以经济发展促进思想转变,可以从根本上消除高额彩礼的滋生土壤,给婚姻松绑,让幸福回归,促进社会和谐发展。

 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要“开展移风易俗、弘扬时代新风行动”,这为我市精神文明建设工作提出了要求、指明了方向。市文明办创建科负责人王武军说,面对高额彩礼要“巧”作为。我市在大力发挥红白理事会作用的基础上,还依托道德讲堂、宣传队等开展多种形式的宣传教育,使广大干部群众树立正确的婚恋观。充分借助媒体、网络、微信等平台,宣传移风易俗、厉行节约的积极意义,在社会上营造浓厚的舆论氛围。同时,大力推进“美丽乡村 文明家园”建设工作,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村入户、落地生根、开花结果。(记者 张帆)

责任编辑:谢蕊


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